• 关注我们:

资讯动态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动态 > 行业资讯

我国科研仪器开放:一种多维度的开放共享


       清华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研究院中心实验室是清华最早的公用开放实验室平台之一。上图为实验室的高精尖科研设备。右图为实验室工作人员正在检查仪器。 

  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近日印发《深化科技体制改革实施方案》,提出建立国家重大科研基础设施和大型科研仪器开放共享制度和运行补助机制。近年来,我国科研设施与仪器规模不断增长,但由于部门化、单位化、个人化倾向,科研设施仪器闲置浪费现象较为严重。自国务院出台《关于国家重大科研基础设施和大型科研仪器向社会开放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已有9个月时间,据调查,约占全国数量三分之一的科研院所和高校对外开放了科研设施与仪器。我国科研仪器开放过程中,积累了哪些经验,遇到哪些问题,如何为创新而“绽放”?《经济日报》记者进行了调研采访。

  一种多维度的开放共享

  仪器开放含设备维护、专业化管理、人员培训、技术创新和推广等多个层面,并非简单的“开门迎客”

  一天夜里12点,外边下着雨。于红云被频频发来的“神秘”短信吵醒。她马上从床上爬起来,冒雨赶到了清华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研究院中心实验室。原来,为了随时掌握仪器的运转情况,这位管理人员专门做了一个无线通讯设备安装在仪器上。只要设备压缩机停止工作,就会马上给她发信息。

  于红云告诉记者:“有的设备需要极低温等特殊的内部状态,如果有断电等意外情况发生,内部状态就会受到影响。不及时处理的话,恢复到正常可能需要一周多时间,就会影响实验。”因此,她对短信格外敏感,多次深夜都被仪器“召唤”到实验室。

  清华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研究院中心实验室成立于上世纪80年代。它是清华最早的公用开放实验室平台之一,目前逸夫技术科学楼部分共有价值约6000万元的仪器设备。这些设备都是从国外进口,受技术垄断等原因,设备维修必须从国外公司请来工程师。这种费用通常是从工程师下飞机就开始算起,成本之大可想而知。

  徐晓明、姜鹤和于红云都是材料相关专业的名校硕士或博士,每人负责不同种类的设备。这些“娇贵”的仪器因专业管理呈现出稳定良好的工作状态,很少“闹脾气”,极大节约了维护成本。严谨的机制也让大部分仪器进实验室1周之后就能对外开放快速共享。

  “我们的用户北到哈尔滨,南到福建,甚至还有新加坡过来的。”姜鹤说。记者随手翻开一个登记册,看到上边密密麻麻地记录着每天来做检测的人员信息。仅从今年6月份到9月份,就记满了几十页,每页不少于20条。

  北京北方微电子基地设备工艺研究中心有限公司的谢谦说,她们已经在这个平台做了一两年测试。“就拿扫描电子显微镜来说,价值数百万元。我们不可能因为一个项目要用就去买。借助这种平台做测试,可能只花几百元甚至100元就能解决。他们管理水平高、可信度好,收费也合理。”谢谦说。

  为了进一步提高仪器设备的使用质量,实验室管理团队不断创新。他们花多年心血开发出数据分析软件平台,让满是英文、复杂难懂的设备管理界面变成了简洁清晰的中文界面,方便更多人操作。“就像称体重,站上去就知道多少。”徐晓明说。新系统不仅更加简洁,而且能进行更深入的数据分析。这一创新又为实验室节约了一大笔费用,因为如果购买国外同类软件,最少也要花几万美元。

  在30多年的开放共享中,这个实验室积累的新技术和经验,完全够出几本书。他们通过技术创新对一些进口设备进行了升级改造,延长了它们的使用寿命。这些技术目前已推广到国内数十个单位。徐晓明等老师也把这些经验技术带到了实验教学和培训中,来听讲的人常常挤满了楼梯和教室。

  一项近半个世纪的探索

  我国一些高校院所在仪器设备开放上历经多年探索,现已被纳入开放服务试点,发挥示范引领作用

  科技部基础研究司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我们会同财政部、发改委、教育部、农业部、中科院等相关部门,制定了《关于落实〈意见〉试点工作方案》,选择了清华大学等10家科研院所和高校、北京中关村等3家科技园区以及北京市等7个省市先行开展了科研设施与仪器开放试点,探索建立政府引导与市场主导的开放模式”。

  在清华大学一幢红砖墙的老楼里,清华大学实验室与设备处处长武晓峰对记者说,在仪器设备的开放共享上,清华从上世纪70年代就开始了探索。那时,由于大学科研经费有限,大设备又有运行维护费用,为支持科研、提高设备使用率,清华成立了分析测试基金,用来补助老师们的设备使用费。

  “从刚开始的学校出80%,老师出20%,到后来学校出小头,老师出大头。学校支持的费用总额一直在增加,很好地发挥了政策引导作用。这种模式被很多所国内高校借鉴。”武晓峰说。

  后来,清华在分析中心成功建设的基础上,陆续支持建设了10个校级公共平台。通用性强的设备,尽可能在公共平台上建设,专业性强的设备主要放在对应的院系和研究所里。

  在武晓峰眼里,这种校级共享平台有多层意义:节约了资源,避免设备重复购置,提高资金使用率;集中管理以后,平台会有专人维护,提高了设备使用质量,延长了设备寿命;搭建了一个新的交流环境,推动不同用户间的交叉交流;为每一位老师及其研究团队提供利用仪器设备的机会,促进学校的人才培养和科学研究。

  “最近一年多时间,清华正在努力开发仪器设备开放的管理服务系统。这相当于在实体平台的基础上,再建一个虚拟平台,方便用户通过网络系统搜索所需设备。用户在网上预约成功后,刷卡使用,使用结束后系统就会自动扣除费用。” 武晓峰说。这种方式进一步整合了校内设备资源,也把使用者从打电话预约、找人、开发票、付费、报销等琐碎工作中解放出来。

  武晓峰告诉记者,“我们就是想通过网络平台把尽可能多的大型设备纳入开放服务系统,因此要求各单位自身利用率不是很高的设备要注重开放共享。如果各单位拥有的仪器设备不开放,别的用户用不了,必然导致重复购置。更多高校一起做这项工作,肯定会极大提高设备使用率”。

  据了解,清华大学是国家发改委立项的高等学校仪器设备和优质资源共享系统(CERS项目)的牵头单位。目前CERS项目已经在网络平台上整合了60多所高校超过1万台的仪器设备,价值超过100亿元人民币。

  一场需合力应对的挑战

  全国科研院所和高校科研设施与仪器目前对外开放率45%,仍面临来自人才、制度等多方面挑战

  据科技部、财政部组织实施的科技基础条件资源调查,截至2014年底,已掌握了5.5万台(套)原值50万元以上的仪器设备的详细信息,原值总额780亿元。全国科研院所和高校所属科研设施与仪器的对外开放率为45%。目前,教育部所属高校共制定各类科研设施与仪器开放管理办法总计80多项。

  探索多年后,武晓峰有这样一个强烈的感触:“开放共享一定要有一套制度做支撑。越做好顶层设计,越有利于仪器设备的开放共享。”就拿仪器使用收费来说,必须要有一套定价制度。按照“运行成本补偿、非盈利”的原则,清华大学成立了专门的仪器设备开放共享收费标准审核委员会。某仪器开放前,要申请报价,通过审核、公示后才确定最终的收费标准。

  近些年,我国高校仪器设备硬件条件发展迅速,但高水平实验技术人员仍相对缺乏,制约了仪器设备的开放共享质量。武晓峰说:“针对这一问题,CERS项目在对大型设备进行分类的基础上,遴选了示范机组,由示范机组负责组织面向兄弟高校的技术人员培训。”

  武晓峰认为,国家应该进一步打通科研仪器设备开放共享的各项具体政策,进一步增强政策合力。“希望从国家层面规划建设一些公共技术条件平台,尽量减少研究人员拿自己的科研经费买设备,避免重复购置。台湾就在大学建贵重仪器中心,大学教授、校外的科研人员等都可以使用,这种做法值得借鉴。”武晓峰说。

  “作为企业,我们特别希望能有更便捷的网络平台去搜索设备资源,而不是靠撞运气去碰、去找。”谢谦说。

  科技部基础研究司相关负责人介绍,下一步他们将继续加快国家网络管理平台建设工作,2015年底前基本建立。2016年指导管理单位按照统一的标准和规范建立本单位在线服务平台,并完成管理单位在线服务平台与国家网络平台的对接。

  后补助机制是《意见》的核心内容,它能充分调动科研设施与仪器管理单位向社会开放的积极性。科技部基础研究司相关负责人表示:“科技部会同财政部已经形成了初步的开放共享评价指标体系。下一步,科技部将密切配合财政部,结合试点工作,做好试点单位与后补助的有效衔接,共同推动后补助机制的落实。”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学院路30号北京科技大学材料测试楼4层 邮编:100083

Copyright ◎2010-2016 北京科大分析检验中心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京ICP备06029403号-3